善用閱讀,培養資訊判讀力-專訪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主任倪仲俊(下)

倪教授強調,史學不只是學怎麼說故事,或以後只能當文史工作者,「這麼想是把自己的路走窄!」史學更著重的是思維邏輯的訓練。說故事只是其中之一。因此,透過閱讀培養自己的資料判讀能力便格外重要。

閱讀範圍上,推薦選讀《台灣歷史圖說》、黃仁宇的《中國大歷史》等,對於「時間軸」、通貫的歷史概念相當有幫助。但也並不限於史學的專業叢書,歷史小說、人物傳記、旅遊札記甚至於旅遊指南等等,也有助於世界觀的養成。

無論讀什麼書,在閱讀時能否「掌握書中的內涵」最為關鍵。因為各式資料的判讀能力,正是史學研究的基礎。

抓住事實、判斷因果

該怎麼做呢?倪仲俊解釋,要從史學的角度掌握書中內涵,第一是要清楚「事實和虛構」之間的區別,懂得運用史料,開始能夠分辨「什麼內容可以作為認證事實的基礎」,是可以從閱讀中自我訓練的面向。因為史學相當重視「真實的材料」,有能力區別事實和虛構,就較不易流於人云亦云。

第二則要懂得「因果關係」。倪仲俊說明,歷史是強調時間的科學,是誰影響到誰,是讀書要特別注意的面向。如果能在閱讀時順手留下一些閱讀筆記,談談這本書對自己的影響,對觀察書中思維與文化背景的觀察,就已經是學習歷程檔案上很清楚的收穫。

歷史雖然是屬於過往的浩瀚紀錄,但不非靠著「死背硬記」就能過關。「我自己也不並重視小的歷史年代,更多的是談歷史中的文化思維與運用模式。交出補習班的條列式重點對我們來說是不加分的。」倪仲俊直言。

簡單說,過往刻板印象中枯燥的歷史,其實可以學得很活、用得很廣。因此,教學多年的倪教授說,其實各式各樣的學生及他們的人格特質,都能在史學中找到自己的樂趣。性格活潑開放的人,在搜集資料、參訪對談時也許最有斬獲,而性格沈靜的人,也許適合在古舊資料中尋找寶藏。「歷史工作有許多不同的面向,重點是願意去透過歷史中獲得的專業知識,服務社會。」
訪談最後,倪教授也相當鼓勵學生進入歷史系後,可以考慮修習輔系、雙學位,讓歷史延伸出更多可供應用的面向,強化專業能力。「歷史系的課程相對沒有那麼繁重,只要妥善利用時間,絕對有餘裕讓自己的專業技能不斷加值。」倪仲俊說。

文化大學史學系倪仲俊主任:「史學提供的是一種「看世界的眼光」,可以清楚透析表象背後的因果邏輯,是進入各個行業都相當加分的思維武器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